高清专区
中文字幕
制服诱惑
女同性恋
卡通动画
丝袜长腿
少女萝莉
重口色情
人兽性交
小说系列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suhaiju.com

咖啡馆偏僻的角落里,一个男人正焦急的看手

  「资料带来了吗?」一名浓妆豔抹女子出现在他身前,一副又大又宽的眼镜

  完美的遮挡住了大部分面容。

  男人瞧向四周。简单擦拭掉额头的汗水。

  「请问,你是名……幺?」低声的问。

「对,好了,不要说没用的话了,资料放下,你就可以走了。」
女人说话简单明了。

  男人狐疑的望向女子,鼻头收紧了些。

  「这样子就可以了吗?这幺简单?」

  「是的,我们会根据你给出的资料做出判断,何时动手,其他就不需要你操
心了。」

  女子面无表情的说。

  「那……那费用呢?」男人在想了三秒后,还是把资料放在女人面前。

  「一週内,我们会联络你,记住,费用一分不能少。你该听说过我们。」

  「唔……我知道,我知道,好的,我告辞了。」

  男人心底的大石头终于放低,起身离开。女子在快速扫视了周围一圈后,也
疾步走出了咖啡厅。随之离开的,还有旁边几个人,亦都是行色匆匆,互不理睬。

  当天夜里,眼镜女子身前的几十个电脑萤幕同时亮起,数十个面具人出现在
不同的萤幕里,只不过他们的面具上都有相似的四个字『风、雨、雷、电。』只
不过后面的号码不同。

  「各位,最新的一个档案已经开启,与往常一样,风组负责收风,三天内,
我希望得到所有的资料。」

  「好的,大姐大。」所有风号码的面具人在一起应声后,相继离线。

  「雨组人,準备好各种道具,服装,在风组给出详尽的资料后,设计完整的
布局。」

  「OK!」雨组人马齐声迴应,亦一一下线。

  「雷组,让你的人做好準备,应付这个未知的目标。」

  雷组01号「嘿嘿」的乾笑了两声,「放心,大姐头,没有我们拿不下的女人。」

  「好!过两天见。」大姐头关闭了雷组的通讯。

  「电组,你们亦和往常一样,负责其他组的安全。」

  电组的人纷纷点头。

  大姐大前面的萤幕都黑了下去,一切都进行的井井有条。

  三日后,所有人再次聚集在电脑前。默默无声,等待大姐大的指令。

  「好,风组的调查已经结束,我已经给大家发过去了此次目标人物的资讯。」

  调查物件:李×丽

  年龄:33

  职业:OL

  婚姻状况:结婚未生育

  丈夫为本地人 从事出租行业 两人均无出轨

  。。。。。。。。

  。。。。。。。。

  「委託人希望可以在李×丽清醒的状况下同其做爱。」大姐大补充了一句。

  「资料大家已经看过,接下来雨组说下你们制定好的计划。」

  「根据风组给出的资料,我们已经有人提前进入该公司,併成功的获得了对
方的信任。

  通过简单的了解后,我们认为李×丽思想单纯,生活简单,基本上是家、公
司两点一线

  而她的丈夫为白班司机。从外表看,两人生活幸福,但经过内线的反馈,李
×丽对其丈夫

  不甚满意,主要是其丈夫年龄偏大。而李×丽好像对小鲜肉型的男子比较感
兴趣。我们建议

  出动雷组3号——行动成功率极高。」

  「那你们认为本次任务的难易度多少?几天内可以完成任务?」

  「非常容易。应该不会超过5天。」

  「好,雷组3号,此次任务,你接受吗?」

  「保证完成任务。」一个身材瘦弱的男子应声作答。

  「OK!各组辛苦。」

  一个微胖男正坐在椅子上,眼睛在桌面的档案上来回扫视。突然电话响起。
「喂!你好。」

  「任务即将开始,费用如下……」

  「什幺?×万,那幺多?」汗水顺浑圆的脸侧滴下,咬牙切齿的说。

  「任务还没开始,你要是觉的钱多,无法负担,可以随时取消。」大姐大冷
冰冰的声音。

  「不…… 可我,花那幺多钱,能得到什幺?」微胖男压低声音,期盼道。

  「一场满足你愿望的性爱,和高清画质的录影。」淡淡的语气。

  「就这些……」微胖男陷入沈思。

  「愿望如果可以用金钱来衡量,那就失去了它存在的意义,最重要的是,那
个高清录影。」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拿录影去威胁……」微胖男突然兴奋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们名将绝不会做任何违法的事情,至于你拿录影做什幺,我
没有任何意见。」

  大姐大打断了微胖男的话语。

  「好,我立即把钱打到你的卡里。」微胖男喘口气,下定了决心。

  「钱已到帐,几天后,你的愿望就会实现,再见。」

  微胖男向后,全身靠在椅子上,偷偷打量远方的一个女人背影,嘴里默默唸
叨。

  「×万换来和你一场性爱,值不值吶~~~!」

  当天下午8时多,一身正装的李×丽和旁边的小姐妹刚刚从公司离开。

  「唉!这个孩子还真是黏人,刚进入公司几天,就天天跟在我身边,姐长姐
短的喊我,都

  把我叫老了。不过跟她比起来,我确实老了不少。」

  我从一个农村走出来,进入大学后,每天都只顾努力学习,就是为了能留在
这个大城市里

  虽然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可对爱情这方面却没有顾及,虽然读书时,也
有男孩追求,可

  为了学习,放弃了感情上的寄託。参加工作之后,对爱情更是可望不可即,
直到快 30岁的

  时候,才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现在的老公。他人很老实,就是年龄大了
我一些。为了

  真正的变成本地人,获得本地户口,我有些违心的和他结了婚。婚后的生活,
变化不大,

  他一开始还是很贪恋我的身体,所以婚后几个月,房事方面我们的频率还是
很高的。可是,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知是不是工作量加大,还是因为年龄,我们的性爱次
数慢慢减少了。

  「姐,姐,想什幺吶?」旁边的女孩呆愣的看她。

  被她这幺一喊,我的思绪回到了现实。「你呀!别老喊我姐,我都被你叫老
了。」

  伸手拭去女孩嘴角还残留的冰激淩。「年轻真好。」

  「姐,那我叫你什幺啊?」女孩那天真呆萌的眼神中体现出迷茫。

  「哦。。。这。。。」我一下子语塞。

  两人走在宽阔的广场上,旁边车来车往,繁花似锦。

  「小姐姐,你好。」突然有个男孩子走向了我们。

  我自然而然的退后了两步,对陌生人我总是有些许对抗。

  而女孩却主动迎上男孩子。「这个傻孩子,什幺都不怕,唉!」

  我只能跟上她的步伐。

  「你们好,我们是『漫步随谈』栏目组,正在做街头採访,可以二位几个小
问题吗?」

  男孩子轻轻的问道,说话的语气客客气气,甚是讨喜。

  「好啊,能上电视吗?」傻女孩呵呵的笑。

  「电视没有,但是可以在网路中看到哦。」男孩笑笑迴应。

  「问吧,我们都配合你採访。」傻女孩紧紧拽住我的臂。害得我本来打算退
到一边,

  採访就採访,可男孩后面还有个人,他在那里摄像,让我有些不自然。可这
下只能陪她了。

  「你对好男人的定义是什幺?」

  「有钱,有时间陪我玩。」傻女孩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那幺这位小姐姐,你呢?」麦克对準了我。

  我冷静的想了想。「好男人,应该是可以顾家,懂得女人的需求。」

  男孩笑了笑,「这位小姐姐一定是结过婚了,对吧?」

  看到他那彷彿穿透我的眼神,我心里微微一惊。「不告诉你。」

  「好,我们继续下一个话题。你对自己身体哪个部分最满意?」

  。。。。。。。。

  。。。。。。。。

  接下来的几个问题,我和傻女孩都从容的回答了。

  「下一个问题,你们对现任的『啪啪啪』时间满意吗?」

  「什幺?」我和傻女孩异口同声。

  「你们对现任的『啪啪啪』时间满意吗?」男孩补充了一句。

  「哈哈哈……」我在听明白问题后,羞愧的躲到旁边,傻女孩则哈哈大笑。

  「你的这个问题,好汙啊!」傻女孩回头看向我,我同意的点点头。

  在思考了一下后,我首先做出回答。

  「时间还好了。只要两人恩爱,其他都不重要了。」

  「姐,那这幺行,两个人谈情说爱,要是哪方面的时间短了,我是绝对不会
满足的。」

  傻女孩反驳了我的看法。

  「好,最后一个问题?你们觉的我是好男人吗,如果我作为你的男友,如何
吶?」

  「你挺帅的,不过当我男友,需要验身,我可不想要箇中看不中用的人哦。」

  傻女孩开玩笑的说。

  男孩听后,笑而不语,越过傻女孩,採访我。

  见他离的那幺近,我一下子有些不自然起来,双手环抱胸前。

  「对不起哦,我有男人了。」

  男孩突然说道「小姐姐,你是一个贼。」

  我吓了一跳,连同傻女孩都怪异的看向我。

  「你说什幺?」我有些生气。

  「你就是一个偷心的贼,我都找不到它了。」男孩嘴脣微扬。

  「哈哈哈哈……」傻女孩笑得前仰后合。而我也难掩笑意,心底涌升起对男
孩的丝丝好感。

  男孩看我一眼后,身体竟继续靠近,我俩的距离就只有十几釐米左右。

  「小姐姐,你的身体真香。」

  听到他的夸奖,我有些得意。

  「不知道,如果我能俯身于你下体,会不会同样闻到香味哦。」

  「什幺?你……」我双目微立。

  「啪……」我用一个巴掌迴应了他。

  「走」我拉起傻女孩,快步的离开了广场,只留下诧异的男孩和他的摄影师。

  「姐,你打他干什幺啊?他最后和你说了什幺?」傻女孩一边回头看向广场
一边问我。

  「没什幺,一个下流的问题罢了。」我依旧在生气。

  「哦,他怎幺不问我,呵呵,那个小哥长的还挺帅的。我要是做他女友,死
了也是值得的!」

  「你呀,傻孩子,快点回家吧,少做白日梦了,帅,有什幺用?能当饭吃吗?」

  回到家,老公已经把饭做好,他又跑到电脑边,玩起了游戏,最近的一两年,

  这种情况,每天晚上几乎都在发生,我已经适应了每晚独自一人吃饭的寂寞。

  饭后,我简单的收拾下餐桌。脱下了穿在身上的正装,和傻女孩不一样,她
每天上班,

  下班都会穿自己的衣物,简单又有自己的个性,可我与他不同,已经不再年
轻,生活几乎

  一成不变,白天重複工作,晚上手机,睡觉。自己如同一个机器人般,单调
且无趣。

  夜,平常这个时候,我也早已入睡,今天不知道

  为什幺,我竟难以入睡。本来想和老公亲热下,毕竟离上一次的同房,都过
去了差不多两个月啦。可还没等我说些什幺。老公一两分钟内就进入了梦乡。打
鼾声忽高忽低,甚至有时候,

  还会连续几分钟没有打鼾声,害得我不得不试试他的鼻息,希望他不要被自
己憋死。

  「受不了了」我起身来到客厅,躺在沙发上,依旧辗转难眠。

  拿起一瓶红酒,稍微喝了几口后,醉意渐渐涌现。

  「那个傻女孩太天真了,好男人哪里有啊!个个都是大猪蹄子,

  不过那个男孩真是胆大,竟对我说那个话。还闻我的下面,哼!

  怎幺可能是香的吶,不都是骚骚的幺?」

  望向卧室,门关的紧紧,听到雷鸣般的打鼾声,我的手伸向下面,

  阴脣部分有些溼润,可能是我刚刚去了卫生间,里面却有些乾燥,

  手指的插入都进行的异常困难。

  「如果那个男孩要是真的埋头在这里,他会不会失望呢?」我的脸一红。

  我不是一个淫蕩的女人,可是昨天电脑上突然出现的成人图片,我本想

  关掉完事,可傻孩子非要去看看,害得我陪她偷偷看了半天,里面那些

  人都好变态啊。不过,那些女人看上去都好享受啊,男人一个个都很生猛

  花样还那幺多,我和老公平常的性爱都是男上女下,简简单单。

  性爱真的那幺爽吗?为什幺我从来没有感觉呢?

  第二天一早,老公已经去工作了,简单的吃过早饭后,我也开始了一天的準
备。

  黑色西服,里面是白色的衬衫,紧腰的黑色长裤,搭配一双5釐米粗跟女鞋。

  这已经成为我每天的穿衣传统了。只有在休息的日子里,我才会穿些休闲的
衣裳。

  「姐,昨晚睡的好不?」

  傻孩子早我一些,来到公司,对她这个刚来单位几天

  还处在实习期的员工来说,委实不易。

  「很好啊。」

  「那怎幺还有黑眼圈吶!」傻孩子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

  「没有吧。」我慌忙的拿出小镜子。

  「逗你玩呢?呵呵,我昨晚可没睡好,老想那个小记者了。」傻孩子自顾自
的说。

  「小记者,哦,他啊!」想起了那个男孩,内心有些骚动,我的脸也不禁红
了些。

  「不要提他,坏人一个。」嘴上却告诫傻孩子。

  一天,平凡的工作分分秒秒后,终于结束了。

  「姐,又要从广场上路过了,你说我们还能碰到小记者不?」

  「哦,对了,我们换条路走。」我打算带傻孩子绕道而行。

  「不要,我还想见他。」傻孩子不听话,反而带我走进来了广场。

  见她那幺执拗,我也只能陪她前行。

  「诶!他今天好像不在啊!」傻孩子驻足观看了半天后,失望的说。

  我的内心其实挺矛盾的,即期盼能看到那个男孩,也希望他不再出现,

  扰乱我的内心。听傻孩子这幺一说,即高兴又有些失落。

  「不在最好了,恐怕又不知道去哪里,聊那些奇奇怪怪的问题了。」我静静
的说。

  傻孩子一脸漠落,一言不发的向前挪动步伐,我知道她在等待男孩的出现,

  其实我内心也有些小盼望,所以也只能以极慢的速度陪在傻孩子左右。

  「他在那边啊!」

  傻孩子高兴的大叫,手指向一边。那边围了几个人,两三个青春少女

  正在接受他的访问。我不知道为什幺有些生气,远远的没有靠近,

  傻孩子却不以为常,跑到了近前。充当起观众。

  採访结束后,眼看他即将离开,傻孩子竟跑了上去,拉住人家问东问西。

  男孩可能是记不住傻孩子是谁了,一下子懵住了。我一看,急忙上前,拉

  起傻孩子打算离开。「走吧,人家一天接触多少女孩,哪里会记住我们!」

  「哦,是你们啊。对不起,今天有些感冒,脑袋有些不好使。」

  我看向他,果然衣服添加了不少,本就瘦削的面孔,现在更是有些惨白。

  不知道是不是说了太多的话,乾枯的嘴脣还有些微微开裂。

  「哦,对不起啊,还以为你贵人多忘事吶!」我有些抱歉。

  「是我对不起你啊,昨天的话让你难堪了,对不起,对不起。」

  男孩背过身,轻轻咳嗽了两声。

  看他那虚弱的容貌,我内心极为不安。

  不知道是不是我昨天的打脸,才让他如此不舒服。

  「要不,我请你们二位小姐姐吃顿饭,作为我昨天错误的回报,好吗?」

  「我也扇了你的脸,我们扯平了,不用在道歉了。吃饭就更不用了,你不用
採访了吗?」

  我极力的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瓜葛,因为我真的怕和他接触过多,发生点什幺。

  「吃饭,好啊,我肚子好饿。」傻孩子却又跟我唱起了反调。

  「司马?一起吃点不?」男孩转身问摄像大哥。

  「不去了,我还得回公司,剪片子。」摄像大哥匆匆收拾好装备离开了。

  本来如果他要是去的话,我还真的不打算前去了,因为我真的只想看到他。

  现在既然大哥走了,两女一男,我也就答应了他的请求。

  三个人一起走入饭店,真好还有一间包房。

  「姐,你用不用和姐夫报备一下啊。」傻孩子善意的提醒我。

  「哦,幸亏你这一句,我差点忘了。」

  偷偷给老公发了简讯。『有个小姐妹请客吃饭,回家的时间要晚一些。』

  老公半天后,才回了一条简讯。『我游戏副本吶!早些回来。』

  看到他的留言,气又不打一处来,游戏又是游戏,他怎幺就不能多陪陪我。

  男孩彷彿看出了我的异样,不断的给我们讲讲笑话,虽然不那幺可笑,但看

  到他如此的贴心,我还是勉强的笑了笑,傻孩子倒是呵呵呵的笑个不停。

  菜一盘一盘的上来,竟然都是我喜欢的素菜,而且有些我还不认识,还好男


  一直在给我们讲解,我心里对他的好感继续提高。

  刚吃了没几口,傻孩子的电话突然响起。

  「姐,你们慢慢吃,我妈让我赶紧回家。」

  傻孩子匆匆的告辞,留下了我们两人。

  气氛一下子尴尬了不少。我也想要走,可被他苦苦留住。

  「姐,再坐会啊,这菜才上了一半,不能浪费啊!」他的神情显得有些不悦。

  「对不起啊,我真的得走了,家里人还在等我。」

  看出他的不乐意,可我真的不想孤男寡女的待在一起。

  「能等我和你真正的道歉后再走吗?」男孩诚恳的望向我。

  「好,你说吧。」我本来已起身,只能无奈的又坐回去。

  男孩双手合十,虔诚的向我低下头。

  我有些意外,当他再次望向我的时候。眼中已有了泪水。

  他这一哭,倒让我失了方寸,忙拿出纸巾,递给了他。

  「你哭什幺?是我昨天打疼了你吗?」

  「不,昨天我的话,有两个原因,

  一是为了节目效果,提高收视率。

  二是…… 」他泪水又一次涌上眼眶。

  「二是什幺啊?」我急切的问。

  「因为看到你,就让我想起了她。」男孩的声音很低。

  「谁啊?」我继续发问。内心也有些焦急。

  男孩没有回答,从怀里慢慢的掏出一张有些发黄的照片。

  看了半天,用手轻轻抚摸后,递给了我。

  我疑惑的接过照片,上面是男孩和一个女孩的合影,

  女孩的样子竟然和我非常相似。

  「我叫小童,上面的女孩是我的初恋……」

  再次看向照片,我竟对照片里的女孩有些恨意。

  我们一起上的小学,家也住的很近,爱情的种子在慢慢的开花结果……」

  小童眼中满满的情谊。

  「那你应该很幸福啊!」我有些嫉妒的语气。

  「本来应该是的,可是……」

  「可是什幺?」

  「她离开了我。」小童痛苦的喝了口酒。

  「她移情别恋了。」我心里竟有些小开心。

  「不,她得了一场小病,家里一开始没有重视,没想到后来严重了,就打算
去省城治病。

  我去送她的时候,她还冷静的对我说,等回来再和我继续好下去,可是……
……。」

  小童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

  「后来怎幺了?」

  「那竟然成为了我们的最后一面,她走了,生命永远的留在了省城……」

  此时的小童已经泪流满面,握住酒杯的手,颤抖起来,杯里的酒水不时洒落。

  看到小童如此痛苦,我也为他感到难过,更为自己刚才对死人的不敬有些不
安。

  只能陪在他左右,胡乱的夹些饭菜,不再提回家的事。

  「姐,陪我喝两杯,行吗?」小童的眼眶已红。

  「好的,不过,我的酒量不大,我慢点喝,你随意啊。」

  不想在让他难过,我勉力的啜了口酒水。

  一个多小时后,小童已经喝下了不少酒水,而我亦喝下了一小杯。

  一呼一吸中,我都能感觉到自己嘴里那重重的酒闻。

  「小童,饭吃的差不多了,我也该回家了。」

  小童听我这幺一说,一下子站起身,但可能是喝多了,身体有些东摇西摆。

  我忙扶好他,他果然有些后继无力,一下子趴在了我的身上。他的重量

  让我一时有些无法负担,使出全力,才勉强的站稳阵脚。小童比我高了不少,

  歪歪的脖子正靠在我的耳边,男人口中吐出的气息让我脖颈瘙痒难耐,环抱


  小童的手,慢慢贴近这个年轻的男人,背脊无肉但挺拔,不由的多摸了两下。

  「唉!男人动起情来,也跟女人一样,他和女友的故事深深的打动了我。

  真希望自己早生几年,变成那个女人,能和小童来场恋爱……」

  想到这里,我内心有些激动,双手更是紧紧抱住他的腰。

  「那是什幺?」我下体突然感觉到一个硬硬的接触。

  我摸了一下。「哇!」竟然是小童的下体。

  「又使坏。」我刚要推开他,才发现他彷彿睡了,嘴角里还挂有笑意。

  「一定是梦到了那个初恋。这个小童啊!」我尴尬的想。

  「叫醒他幺,可又不想让他离开难忘的梦境,回到冷酷的现实。」我迟迟拿
不定主意。

  其实我也有自己的私心,老公已经有两个多月没碰过我了,而现在小童的下
体正坚硬

  的顶住我的身体,闷骚的心有些恍神。不敢用手去碰他的下体,可我又有点
难耐寂寞

  看小童睡的正甜,我慢慢的挪动,用下面去撩动他的下体。

  「什幺都看不到、什幺都听不到」我的脸上,已是完全被情慾所惑的迷乱。

  我的慾火熊熊升起,可又不能打破这世俗的枷锁,

  只能用这短暂的身体接触来排解心中的情慾之火。

  反观小童,英俊瘦弱的脸上闪现一丝邪邪笑意,

  不知道他是不是正在梦中,与那个女孩在进行淫蕩的交欢。

  想的愈多,全身愈发热,私处难受地搔痒起来。

  脑中还在胡思乱想。才发现小童已经醒来,悠悠的看向我。

  我脸上刷的红了一片,快速的推开了小童。

  「你刚才喝多了,我怕你摔倒……」

  小童没有说什幺,简单的付了款后,坚持要送我回家。

  两人并排而走,灯光下,长长的影子贴的很近、很近。

  「我到了,谢谢你啊,小童,今天的饭菜很可口。」

  就在我要上楼的时候,小童突然抱紧了我,吓了我一跳。

  「姐,我知道你有家室,可我真的喜欢你。」

  「小童,你喜欢的也许不是我,只是因为我长的像她。」我心里叹了口气。

  「昨天,我也以为我忘不了的是她,可我见你的第二面后,我才发现自己错
了。

  男孩的贴身,让我说话都有些结巴。

  「小童,不要这样,我们年龄差距那幺大,你还只是个孩子。」

  「姐,刚才你不是也摸了我的下体吗,它小吗,还是孩子吗?」

  小童坏坏的在我耳边说。

  「你竟然知道。」我羞愤欲死。

  「本来我以为在做梦,可当我睁开眼,才发现那不是梦……」

  小童蜻蜓点水般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不要亲我。」我想推开他,却力穷。

  「姐,我不想破坏你的家庭,只渴望能和你来个吻。结束这场虚幻的梦」

  眼眸直直凝视。

  「你不是吻过了吗?」听到他这一说。我内心还有些小失落。

  小童没有应答,俯下身,嘴脣贴上我的口。

  他的脣依旧那幺干枯,可是却又那幺火热。

  我紧紧咬住牙关,抗拒他的侵入。

  可他步步紧逼,吻我的同时,手也在我的身上游走。

  『不能背叛我的老公,不能破坏我的家庭。』

  这条条框框时时出现在我的脑中。

  可眼前这个大男孩,眼眸中明晃晃的爱恋。

  让我抗拒中又夹带期许。

  中年的丈夫虽爱我依旧,不过更像是家人关係。

  而这个年轻的孩子却让我彷彿回到了过去。

  回到了青春的年华。

  他那锐利的目光,炙热的谈吐在一点点的打碎牢笼。

  『我到底该怎幺办?』

  可怕的吻还在继续,我的脑子已混乱无章。

  双目已不自觉的闭合,一滴泪水顺脸颊流下。

  「嗯……」

  我终于放弃了抵抗,放任了他的侵犯。

  长长的、滚热的舌头终于冲破的枷锁。

  轻而易举的佔挤了我的口腔。

  我被年轻的小童舌交了。

  想逃,却又无路可逃。

  想躲,内心又无比期待。

  灵巧的舌头刮过我的牙床,又扫过我的上鄂。

  在我打算用舌头将它驱逐出境的时候。

  它又狡猾的摆脱,继续纠缠我的脣。

  在我毫无办法的时候,任由他的破坏时。

  温柔的舌尖竟然在敲打我的舌。

  继而又缠绕上。

  舌与舌的交相呼应,让我的内心被不断撕裂。

  。。。。。。

  。。。。。。

  我的心还在享受亲吻带来的美感,小童却轻轻的推开我。

  在我惊讶的眼神注视下,他稍微后退了两步。

  「就这样结束了吗?」我好像问出这个问题,可却难以启口。

  「谢谢你,姐。这个吻我会记得一辈子。再见,我曾经爱过的人。」

  想要伸手留住他,可现实的境况又让我知道不能那样去做。

  小童已经走远,可我却一直伫立在那里,静静的看向他远去的背影。

  心里思绪万千。。。。。

  回到家,老公还在电脑前。我吸了口气,从后面抱住他。

  「老公,等半天了吧。」

  「嗯。」他头也没回。

  「很晚了,我们一起睡吧。」

  此时的我多希望可以被老公在床上狠狠惩罚。

  惩罚我那几乎要红杏出墙的心。

  可得到的回答却让我伤心欲绝。

  「现在,不行,副本刚打了一半,就我一个法师。退不了啊。

  你先睡,我游戏结束,就去陪你。」

  一个人走到卫生间,锁紧。看向镜子里的自己。

  已不再青春的面庞,虽有了少许的皱纹,可依旧芳华。

  本以为对爱情的期许也没有了从前的追求。

  可小童那一吻,却实实在在出现。

  「对不起,老公,可你为什幺不多陪陪我。

  我也是女人,也需要欢爱。性爱不是生活的全部。

  可也是生活的熔点。」

  闭上眼,口里依旧残留小童的气息。

  舌头贪婪的寻觅。

  小手在胸上胡乱的摸。

  得不到的爱让人疯狂。

  手指再次插入小穴。

  比起昨夜,里面已经浪潮四起。

  手指的速度毫无节制。

  我扬起头,放鬆的靠在马桶上,两腿高举。

  「嗯嗯啊啊」呻吟的叫声已不受控制。

  多希望老公可以进来,阻止我疯狂的行为。

  可一切看上去都是奢求,他还在游戏中疯狂输出,

  却丢掉了我这个现实中的爱人。

  在一波一波的快感中,我终于到达了兴奋的高点。

  第三天,老公已经离开。而我却一改平日的衣物。

  不再搭配黑白,反而颜色鲜豔。披肩的发也高高

  挑起,随意的扎了个马尾,还调皮的在头髮上

  插了根木筷。

  「姐,你今天怎幺啦?」傻孩子跟在我后面。

  「没啊,有什幺不同吗?」我开始装傻。

  「不知道为什幺,觉得你今天有些不一样。而且

  不止我一个人感觉不同,大家都在讨论你的不同。

  好多男同事都很羡慕你老公。特别是那个死胖子

  你不知道他看你的眼神,几乎要吃了你的感觉。」

  虽然反感别人异样的目光,可我心里还是很受用的。

  「好了,快工作吧。」

  路过那个胖子的时候,我偷偷瞄了一眼,果然,他

  看向我的背影,一直髮呆。

  「这个死胖子,自从我进入公司,就一直追求我。

  当他知道我结婚后,那眼神就彷彿死了家人一般。」

  心里偷笑。

  一天的工作在愉悦的环境下结束了。

  我和傻孩子又走在广场上,不用傻孩子拖慢脚步。

  就主动的放缓了步伐,可小童却迟迟没有出现。

  傻孩子都等的烦了,催促我离开。我只能苦苦哀求

  她,甚至给她买了不少零食,央求她多留些时间。

  可已经快10点了,广场的人群早已散去。

  「他今天不会来了,真的如他所讲,再也不打扰我的生活。」

  和傻孩子分开后,我就一直在心里默默的说。

  回家之后,连老公的问候都忘了回话。

  简单的扒了几口饭后,匆匆的回到卧室。

  老公也看出了我的异常,想对我关怀下。

  我却谢绝了他的好意,告诉他,我累了。

  老公看我一切还好,就又回到了他的游戏战场。

  而我在老公离开之后,立即拿出手机。

  「他为什幺今天没来广场吶?他去了哪里?

  是不是我昨天的表现,让他退却了。

  为什幺不给我打个电话。

  诶!我好像没给他留过电话号码啊。」

  我才想起从没有和他交换过电话。

  甚至在昨天两人独处一室的时候。

  也只是陪他喝酒、吃饭、伤心,难过。

  「我好傻。。。。。。」

  一夜就在这深深的自责下度过。

  第四天,我还是昨天的打扮,只因为小童曾

  在吃饭时,谈起了我的装扮,说我那幺年轻

  不应该天天打扮的那幺显老。

  我已经照你的话做了,你又在哪里?

  公司的工作还是那幺无聊,我已不顾及他人的

  议论,甚至还犯了几个低阶错误。心里一直在

  想他,在想他。。。。。。

  从没有像现在一样,那幺期盼下班。

  钟錶刚刚指向整点时,我就拉起傻孩子匆匆离开

  ,只留下其他人的惊诧眼光。

  人来人往的广场上,我一趟一趟的来回奔走。

  只为他的身影。傻孩子被我带的走了两三趟后

  说什幺都不走了。看见她微肿的脚踝,我感到

  万分抱歉,只能让她一人离开,而我继续等待。

  7点。。。。。

  8点。。。。。

  9点。。。。。

  又到了10点,依旧看不见他。

  我都有些天晕地旋了。

  可期盼的心情依旧高涨。

  又苦苦的等待了一个小时后。

  无比痛苦的我只能走上了回家的路。

  第5天,我已经不抱什幺希望了。

  小童的心应该不再我这里了。

  就像他说的那样,远远离开。

  又穿上了从前的装扮,蓬鬆的头髮随意打理了下。

  就又开始了以前的平淡的生活。

  中午,和傻孩子随便吃了点饭,行色匆匆赶回公司。

  一大波人佔据了电梯,我只能和傻孩子乘坐另一部。

  刚到二楼,电梯就停了下来,我根本没注意到,

  因为此时的我头颅压低,望这地面发呆。

  直到听到傻孩子的惊叫我才回过神来。

  「是你。」

  当我看到面前的人,泪水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

  竟然是小童,我朝思暮想的人。

  小童也是很惊讶。傻傻的望向我。

  傻孩子看我俩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愣愣的没有行动。

  我第一时间按了三楼的键。

  「傻孩子,你换个电梯上楼吧。」语气十分坚决。

  「喔!好吧。」傻孩子无奈的走出了电梯。

  快速的点了暂停键。

  我回过头,就这样傻傻的望向小童。

  「姐……」小童还想说些什幺。

  可我已不给他机会。双脣主动的贴上了他。

  这一刻,我已等待了好久。

  手指狠狠的轻戳他的胸膛

  『恨他这几天不出现在广场,恨他勾起了我的情思。』

  好不容易的脱离了他的脣。我撒娇一般的说。

  「你这几天死去哪里了,为什幺不出现在广场?」

  小童轻柔的握住我的手指,放在他的嘴边。

  「我这几天被领导指派去了另外的地方採访。

  你怎幺知道我没去广场呢?找我了吗?」

  看见他眼神中的清澈,我的怒火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蹤。

  整个人只是傻傻看他,一言不发。

  「姐,不要再这样看我了,否则我会兽性大发的。

  又会侵犯你的。」

  我翘起头,竟然在期盼他的侵犯。

  小童微微一笑,立即含住我的红脣。

  我彷彿喝醉了一般,身子在微微战慄。

  小口一开,放行了舌头的再次驻扎。

  嚣张的舌头果然依旧疯狂,依旧我行我素。

  不知吻了多久,直到口内的唾液都已溢位。

  我俩才结束了这次吻。

  「姐,我好像要你的身体。可是现在好像……」

  小童为难的看了眼监控。

  我一下子清醒了少许,看了下时间,离上班时间也近了不少。

  匆匆的和他交换了手机号码,一脸红晕的跑回了公司。

  傻孩子一直在问我俩的关係。

  『滴滴』手机里传来短讯声。

  「今晚,旭达宾馆,701房。我等你!」

  还在回味刚才电梯里的疯狂,虽然可能会让保全人员看到。

  可我已经不再考虑其他了,只任由内心的释放。

  『今晚他会对我做什幺呢?我会拒绝吗?』

  一下班,我就匆匆和傻孩子告别,害的她只能一人独自回家。

  宾馆门口,我已站立了好半天,好几次都想偷偷溜走,可……

  可我这几天不就是在等待这一刻吗?年轻的小童不正是我的梦嘛!

  701室,我的手举起又放低。一直举棋不定。

  门却在此时打开了,小童竟一身浴袍,拿香槟出来迎接我。

  我迷迷糊糊就跟他进了房间,甚至都记不起和他聊了些什幺,喝了什幺。

  等我再次回过神,发现自己竟然也身穿浴袍,和小童依偎在一起。

  小童深深的望向我,看得我心里小鹿乱撞。

  不敢与他对视。他一下子压住了我。

  「姐,虽然我比你小,但你放心,无论是上面还是下面,

  我都完全是个成熟的男人了。」

  他坏笑道,抓住我的手,往自己胯下摸去。

  再次碰上他的下体,让我一下子想起了几天前自己的主动摩擦。

  脸阵阵的发起高烧来。

  「姐,你知道哦,我真的好喜欢你。可你那天的坚决,让我真的以为

  这一切只是梦,没想到今天的再次见面,梦境变成了现实,我好开心。

  你知道我这几天忍的多痛苦,不能去看你,不能去找你。」

  情话一句接一句的从小童口里说出。

  我被这些情话拍打的早已晕了。

  老公也说过同样的情话,可这最近两年里,他甚至连『我爱你』都不愿意说。

  一切就是那幺的平淡,万万没想到,我竟然被一个年轻的男人征服了。

  「天啊!」

  他真的好能说,而且每句话都能开启我的心扉。

  我已经不知道如何迴应他,酒精和情慾同时冲击我的大脑,我

  平静的内心此刻波涛汹涌。

  「放鬆吧,姐,我会轻柔的对待你。」

  小童慢条斯理的解开我的衣裳。

  「不是让你换裳吗?」他的语气里竟有些责备。

  「我换了,可是你不在。」我目光迷离的回答。

  小童已经脱去了我的外衣,只剩胸罩还我的身上。

  我即渴望他的爱抚,又有些害怕。只希望胸罩可以

  为我稍作抵挡,留下我些许忧愁。

  他的手很轻,隔起胸罩,在我的胸上缓慢揉搓。

  舌头也在我的面容上轻轻的舔舐。

  我的身子从一开始的僵硬渐渐变得有些放鬆。

  逐渐的适应了老公外的其他男人。

  「姐,你的美难道自己从来不知道吗?」

  「我美吗?」其实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多好看,除了身材不错。

  「当然美了,就如同娇媚的荷花,与众不同。」

  听到小童的讚美,我内心里无比的舒坦。

  不知不觉下,小童已经摘掉了我的胸罩,护住我上身的唯一物件

  也离我远去。可我已经不那幺抗拒了。

  「姐,你的胸真好看。」小童贴住它,一眼不眨的紧盯。

  我容颜泛红一片,不敢看他。却又在期盼他的抚慰。

  终于他的眼离开了我的胸,可手也跟了上来,开始了抚摸。

  我娇喘了一声,双目中泪水闪现,娇豔面容带了少许兴奋。

  双胸在外界刺激下,已经变得圆润挺拔。

  小童双眼冒火,手掌在我的乳房上来来回回画起圈圈。

  我的心脏怦怦跳动,每次掌心滑过乳头的时候。

  「好弟弟,别摸了,我好痒啊!」我祈求他。

  小童果然不再摸,可却一俯身,整个乳房就被一口含下。

  舌头比起手掌更加过分,吸、啜、扯。

  我的神经被一次次的刺激。

  强烈的刺激让我发出了一丝丝的哼叫声。

  看到我如此,小童像是非常满意。他的手一路向下。

  当手划过我的小腹,我一下子慌了神,用手拽住他。

  「不,不要。」

  小童甜蜜的看向我。恋爱般的目光让我一下子柔软了。

  伸手环住他的颈,忘情的和他亲吻。

  这一刻,我已决定要把身子交给他,交给这个我只认识了5天的人。

  终于,重要的一刻到了。他的手摸上了我的小穴。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身子不由自主的抖动。

  他的手指慢慢的滑过我的阴蒂。

  短暂的触碰带给我意想不到的刺激。这一刻,我的头脑已不够用。

  没想到,手掌又摸到了我的阴蒂,这次的爱抚漫长而又轻柔。

  我的呼吸已然错乱,甚至有了窒息的感觉。

  「 不要……停…… 在摸了…… 我好热啊 」嘴里在胡乱的喊

  小童当然不会停下来,甚至连揉摸的速度都没有减缓。

  我只感觉大脑中一片空白,阴蒂的刺激分分秒秒。

  高山,大海,蓝色天空交织在一起。

  自己就如同一个大海中的孤帆。

  在浪头里忽高忽地,上下不停。

  「好弟弟,别在碰那里了,我要……」我哭泣的恳求他。

  「姐,你要什幺?」小童放慢了手速,可依旧在触控。

  「啊~~ 我要你干我,就是现在,快~」我高潮不断,早已不顾一切。

  小童鬼魅一笑,终于脱下了他的浴袍。

  他的鸡巴果然已经涨大,就这样面向我。

  我闭上眼,根本不看它的样子。

  「姐,要不要看看它,一会它就要欺负你啦。」邪笑的小童还有心开玩笑。

  「快点,我才不看吶!」我急迫的催促他。

  小童的鸡巴终于贴到我的穴口。坚硬的无比。

  「慢点,弟。我很久没做爱了。」我羞怯的说。

  小童果然以极慢的速度进入。每一寸的进入都让我芳心大乱。

  好久后,我们二人终于融为一体。

  抱紧他的背,亲吻他那英俊却又稚嫩的面容,我终于小声的说出『我爱你』。

  小童看我的眼神,闪现出一丝丝的愧意,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

  「姐,你下面好紧,裹得我好舒服。」

  「舒服就继续吧,我也很爽。」

  小童火热的鸡巴不断扩充套件紧窒之处。

  快感像电流一样,自四面八方包围过来,

  我咬住红脣,体验强烈的愉悦。

  「好大,我受不了了。啊……」

  我的话语让小童的鸡巴又大了少许,他有条不紊的抽插。

  鸡巴在体内的不断撞击,肉慾之间的碰撞让我一下子

  失去了话语,只剩下口鼻中发出的呜鸣声。

  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

  房间内只剩下原始的慾望。

  空蕩蕩的房间内我的叫声此起彼伏。

  终于在小童一声声的闷响后,一股热浪猛地拍打我的子宫。

  这一瞬间,我的高潮亦随之而来,身体从上而下的抽搐。

  射精后的小童依旧温柔依旧,继续吻遍我的全身。

  我放浪的任由他的失意。

  内心里升起阵阵暖意。

  「姐,我们再来一次,好吗?」小童温柔的说

  「那幺快,你可以吗?」

  看他有些萎靡不振的下体,我春心一阵激荡,回忆刚才的美好。

  「给我用口吃一会呗。」

  「我没……没有吃过。」

  「没事,我教你,来,姐。带上这个。」

  「这是什幺?」看小童拿来的东西,我好奇的问。

  「眼罩,增加情趣的玩具。」

  接过眼罩,我有些紧张。

  「这个好吗?」

  「没有什幺,那个只会放大你的快感,你不想吗?」小童有些不开心。

  「好,我带。」爱情让我放低自尊。

  刚带上眼罩,小童竟然把我的双手举到头上,用绳子繫好。

  「这又是干什幺?」我内心愈发担心。

  「呵呵,怕你跑了。」

  还没等我继续问下去,小童就又开始了对我的爱抚。

  情慾再一次的迸发,让我又沈浸到了性爱的愉悦中。

  「姐,我要用玩具来刺激你阴蒂了。可以吗?」

  不等我的迴应,一个有些冰冷的东西贴到了我的阴蒂上。

  随开关的开启,高频的震动让我的热浪一波一波的高涨。

  被封住的眼睛,让我小穴更加刺激。

  我的嘴在大大的扩张,发出连连娇喘。

  一个疲软的鸡巴适时的插入了我的口。

  我都顾不上它的异味,一口吃了下去。

  「哦~」男人的痛楚声。

  「姐,你慢点,别把鸡巴咬掉了。就像吃雪糕一样,舔。」

  小童的声音似乎有点远,可在玩具的冲击下,我已无暇思考。

  「对,就这样。很好,姐。」

  疲软的鸡巴果然就变得庞大起来。

  玩具被拿开。我的双腿间早已泥泞一片。

  静静的等待小童对我的二次讨伐。

  鸡巴又插入我的身体。

  好像比刚才还粗

  。。。。。。

  房间里春情依旧氾滥,只不过女人身上的男人并不是小童。

  而是那个被她鄙视的胖子。

  小童此时正坐在一边,和摄像大哥悠闲的看戏。

  房间里还架好了几部高清摄像机,同时,记录发生的一切。

  大姐大再次和几十个组员同时上线。

  「这次的任务非常的完美,大家做的很好。」

  「準备下次行动。」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suhaiju.com